刚来亚特兰大时,正值 8 月下旬美国各高校开学之际。行前一票难求的上海 – 亚特兰大直飞航班,以及整架飞机坐满的中国留学生,使我还没踏足这个陌生的城市,就已经感受到它的热度了。

但在达美航班上的预热,让我的愿望被熔解了一半。我报到的头一天,在地铁内和市区大街上,见到无数背着双肩包的中国留学生;走进州立大学 留学生暨访问学者交流处 会议室,8 个前来报到的访问学者中,有四个是中国人(其中三人来自上海);我要去的金融系,18 位教授中,有 4 位是来自中国内地的美籍华人;全系 9 个博士生中,5 人(四女一男)来自中国内地。更有甚者,我所住的公寓小区,超过半数的租客是从中国内地来的留学生和访问学者!显然,想找个华人少的地方的初衷,破灭了!

佐治亚州立大学位于亚特兰大市中心商务区,各院系和教学大楼与银行、酒店、商场、写字楼相互交错。上图就是我工作的罗宾逊国际商学院大楼 ( 楼下是美国银行 BankofAmerica ) 。到亚特兰大的最初两个月,我在市内的活动范围,没超过以此楼为中心的方圆 300 米——出地铁站到办公室、去各个教室听课、参与 Seminar(研讨会)、跑图书馆和在周边快餐馆吃饭,全部在市中心这个小范围内搞定。晚上和周末的业余时间,则花在上网找房子和几次搬家上。因此,若一周前问我对亚特兰大有啥印象?哪些地方值得一看?我还真说不上来!

刚到亚特兰大的第一印象是:这里的非洲裔黑人真多啊!多到整节地铁车厢中几乎全是黑人。市中心两条地铁线相交的 FivePoints 站,是黑人最集中的地方。入夜后,在此游荡的无业黑人和巡逻的黑人警察,其黝黑的肤色与昏暗的环境混成一体,只能从一双双偶尔一眨的白眸子,或突然冒出的 Iam hungry!(我饿)的乞讨声,才能诧异地分辨出有人近在眼前!

1963 年 8 月 28 日,马丁 · 路德 · 金在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前的万人集会上,发表了 I have adream ( 我有一个梦想 ) 的著名演讲,其中就提到了他的家乡 : 我有一个梦想,有一天,在佐治亚的红山,奴隶的儿子和奴隶主的儿子,能够亲如手足地坐在一起……我有一个梦想,有一天,我的四个小孩,能够生活在一个国度,这里不以皮肤的颜色,而是以能力对人作出判断!……

1964 年,年仅 35 岁的马丁 · 路德 · 金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。不幸的是,1968 年 4 月 4 日,他被一个白人青年暗杀。1974 年,马丁 · 路德 · 金的母亲在亚特兰大也被人谋杀。马丁 · 路德 · 金是美国公众最尊敬,尤其是大学生们最崇拜的四大伟人之一。他领导的非暴力民权运动,颠覆了美国建国时制定的种族歧视法律。我在 Auburn 大道的 马丁 · 路德 · 金国家历史博物馆 和 金非暴力社会转变中心 ,看到了他的诺贝尔奖杯和他的墓地,感受到他的人格魅力,以及他对美国社会所产生的巨大而又深远的影响。毋庸讳言,没有当年的马丁 · 路德 · 金,就没有今天的美国非洲裔总统奥巴马。虽然美国至今仍然存在着种族不平等的现象,但至少,在亚特兰大、纽约等城市的地铁上,非洲裔人与白人可以很自然地坐在一起,这足以说明,在美国,种族平等的观念已深入人心。

亚特兰大还诞生了一位与中国关系密切的美国总统——吉米 · 卡特。30 年前,卡特总统与中国政府签订了和平友好条约,标志着中美关系进入了一个黄金时代。1981 年卡特卸任后,联邦政府为其在亚特兰大建立了一座图书博物馆,它是 12 座美国总统图书馆之一,里面还有一间美国总统白宫办公室的复制品。图书馆展出了卡特在任四年的一些图片资料,其中不少是与中国交往的照片和实物。按照联邦政府的惯例,每位卸任总统可以自己名字修建一条高速公路。但出身小农场主的卡特是美国最穷的总统之一,拿不出更多的钱修建高速公路,于是,在亚特兰大郊县建成一条 JIMIKATERBLVD 的普通公路。我在亚特兰大的第二个住处,就坐落在离卡特大道不远的山林中。后来听一位朋友说,卡特每年定期几次在他家附近的教堂讲经说道,可惜我知道得太晚,已没有时间去亲身感受这位老人的风采了。

不逛不知道,亚特兰大到处都是以桃树命名的街道(当地原先盛产桃子),据说有上百条之多。仔细观察路标才会发现,其区别仅在于 桃树 前后的方位词缩写。我纳闷:那么睿智的美国人,怎么给道路取名竟会如此敷衍?

亲临其境才知道,亚特兰大市中心和新商务区,有许多美国大城市少见的摩天大厦(西半球最高的酒店 WinstinPeachtree Plaza 就在市中心 , 见题图)。在原始森林中肆意扩张的住宅小区和众多公寓,使亚特兰大成为金融风暴后美国房价最低的大城市之一(那位 AT&T 的工程师只用 24 万美元——不到 168 万元人民币,就买到一栋 350 平米的两层独立别墅)。

亚特兰大道路系统非常发达。穿城而过的两条高速公路、纵横交错的主干道,以及四通八达的城市支道系统,宠就了亚特兰大人喜欢开快车的坏脾气。间隔时间巨长的公营交通系统(地铁间隔 20 多分钟,巴士间隔五六十分钟,更糟的是,每路公交车只有一部巴士),成了亚特兰大低收入者和外国留学生们爱恨交加的主要选择。而夹杂在市中心商务楼中的州立大学的教学楼,使学生上课如同到公司上班或逛街。

为了方便到学校以及周末节假日去美国其它地方旅行,我曾打算买辆二手车。亚特兰大的 4D 店和二手车市场很多,一两万美元可以买一部新车,三四千美元能买一部二手车;加上美国的油价几乎是咱国内的一半,大多数高速公路免费,因此养车负担不大。但想想自己只访学半年,不必每天去学校,买车卖车不如租车省心。用车时上网或打电话给 HERTZ、AVIS、RENTALCARS 等著名租车公司,三四十美元 / 天便能租到一部挺好的小车,何乐不为?

亚特兰大还有四季碧蓝的天空,秋季艳红的枫树,美国最古老的红色教堂,全球最大的客运机场(每年接待旅客人次过亿。北京首都机场 000 万,上海浦东机场 6000 万),诱人口水的炸洋葱圈和烤排骨,以及黑白跳棋似的街头人群 ……

这,就是我第一印象中的亚特兰大,一个容易被外人忽视和误解却总是自得其乐、一个色彩杂陈却需要些勇气和想象力去亲近的地方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